瑜伽新闻网 > 生活 > 瑜伽哲学 > 正文

海宁全职妈妈变身瑜伽教练 拿下空中舞蹈全国冠军

2019-08-19 09:58 来源:浙江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离空6米,芭蕾、古典舞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在空中呈现,你以为这是杂技演员才能做到的事,但在海宁,有这样一位妈妈,从全职太太走向空中舞蹈的舞者,并在刚刚举行的第四届空中之星亚洲空中舞蹈艺术大赛中国区赛中,获得一个冠军一个亚军,拿到直通总决赛的“入场券”。

  离空6米,芭蕾、古典舞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在空中呈现,你以为这是杂技演员才能做到的事,但在海宁,有这样一位妈妈,从全职太太走向空中舞蹈的舞者,并在刚刚举行的第四届空中之星亚洲空中舞蹈艺术大赛中国区赛中,获得一个冠军一个亚军,拿到直通总决赛的“入场券”。她叫杨轶,海宁人,今年31岁,目前是市区一家瑜伽馆的瑜伽教练。

  她零基础,就靠着“拼命三郎”的韧劲,用一年时间,做到了别人可能需要3年、5年完成的目标,而拿到这个荣誉的时候,她则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,只是想要尝试一番。

  因产后塑形

  她从全职太太变身瑜伽教练

  2008年,杨轶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读书,也是在那时候,她开始了解到空中项目。其实,空中项目是个大范畴,包括了空中舞蹈、空中瑜伽等,最基本的3项是空中绸缎、空中吊床和空中吊环。“起初,这些项目是从杂技团和文工团退役演员中推广出来,并对演绎方式进行了创新。”杨轶告诉记者,她想学习空中项目的种子就是从那时候播下的。

  杨轶大学毕业以后,就结婚生子、成了一位全职妈妈,她会每周3-4次定期出入健身房锻炼身体。由于妊娠,她和很多产后妈妈一样,面临着身材走样等困惑。为了能恢复到孕前的状态,她想到了空中项目,想到了空中瑜伽。

  因为她去过很多健身场馆学习瑜伽,常年的健身经验,让她很快找到其中的门道。2018年4月,她走出家庭,成为一名空中瑜伽教练。

  对杨轶来说,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全力以赴。她零基础,想要练习好基本功,就只能靠不停地练习。毫不夸张地说,杨轶是个“拼命三郎”,有时间几乎泡在瑜伽馆内,一边带娃一边训练。宝宝还没有断奶,她就把宝宝带在身边,自己在空中练习技巧动作,等到宝宝“呼喊”她,她就会“飞”下来,喂宝宝喝奶、换尿片。

  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的空中驾驭能力突飞猛进,她也有了新的目标,那就是参加空中之星亚洲空中舞蹈艺术大赛。

  为什么会想要参加这个比赛?杨轶说,全国关于空中项目的赛事有很多,这个比赛在业内有较高含金量,2016年开始年年都有比赛。

  “比赛有严格的评分标准,评委要从技术性、艺术感、表演性和执行度四个方面综合评分。”杨轶透露,比赛高手如云,很多参赛选手都是科班出生,曾是杂技团、文工团的演职人员。因此,为了保证公平性,在奖项设置上分为专业组和半专业组,杨轶报名参加半专业组。

  自7月1至7月31日,她真正全身心备赛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。

  从空中摔下来2次

  她依旧选择坚持

  要知道,空中项目最重要的就是安全,家人一直都担心她的安全,但她还是执着地坚持自我。因为在她眼中,正是空中项目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让她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。

 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练习空中瑜伽,不仅恢复了她的形体,也她的身体状态更好了。

  杨轶在瑜伽馆边上课边训练,平日的训练中,对自己很狠,吃过苦,流过泪。由于空中项目需要用双手、脚步力量抓住绸带、吊环等设备,所以,仔细看,她的双手、脚上都是老茧。在基础训练与技巧训练的过程中,也会有磕碰,她的腿部常年都是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从空中摔下来过吗?当然有。在她平日里的训练中,就经历过两次从两三米的空中摔下来,第一次是空中吊床、第二次是空中吊环,好在2次摔倒都只是擦破点皮。

  即便摔过,她也还是选择咬牙坚持。杨轶是个乐观的姑娘,她说,只有自己用科学安全的方法先练好,才能把空中项目带给更多人。和瑜伽馆其他教练的课程相比,她的空中瑜伽课会更丰富,不仅有传统理疗方向的课程,更有含舞蹈艺术表演成分方向的课程。

  今年4月,杨轶正式被吸收成为全职瑜伽老师,教课的过程中也遇到过不顺利。一开始她的空中瑜伽课程含就多舞蹈元素,不合老学员的胃口,所以,约课的学员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三个。

  但她始终保持乐观的状态,坚持自己的风格,慢慢地,教室里的学员越来越多,馆里总共11个的吊点,常常爆满,约课需要排队。杨轶笑着说,无论男女老少、高矮胖瘦,只要喜欢,勤于练习,都能成就自己的空中梦想。

  瑜伽馆创始人“放假”40多天

  别人休息她练习

  成为全职瑜伽老师后,杨轶更忙了。转眼就到了6月,离8月3日的比赛时间只有2个月时间。为了能够提升自己的水平,她想到要前往北京参加集训,竟没想到,瑜伽馆创始人给她“放假”,全力支持她参赛。

  杨轶只身一人来到集训点,从基本功开始练起。杨轶没有童子功,也非科班出生,相对于大部分“90后”选手而言,年龄也偏大,仅有的时间里,只有比别人更刻苦、更多次的练习才能有扎实的基础。

  “最疼的就是开横叉和撕腿,整个人躺在地板上,两名同学向两侧给开胯压腿。”杨轶回忆说。

  由于这次参加集训的学员有21名,人数多,大家都会挤在一间舞蹈室训练。为了能多练一些,她错峰练习,早上6点多起床,这时舞蹈房就只有她一个人。离集训结束的2天,其他学员放松了下来,她依旧不敢懈怠,继续练习。

  选曲、编舞主题创意、原创编舞、指导老师给出修改意见、不断练习卡音乐点,利用了3多星期,杨轶编排了吊床半专业组和吊环半专业组的参赛作品,集训一结束,杨轶就直飞贵州贵阳参赛。第一次参赛,杨轶就获得了骄人成绩,获得吊床半专业组冠军和吊环半专业组亚军。

  “能获得吊床半专业组冠军,不仅仅因为技巧性表演,中国区赛半专业组技巧分大家差距不大,主要是我采用了水袖古典表现方式,很有创新性,同时,服装妆容上采用汉唐,音乐选的是《国家宝藏》名家之作片段,突破传统思维,所以,综合得分较高。”杨轶笑着说,此次比赛中,每个组别的前六名将获得国际总决赛的参赛资格,接下来她将要为备战总决赛做努力。

  对杨轶来说,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她想要推广空中项目,培养更多专业的空中项目老师,让这个项目走进寻常百姓家。


责任编辑:刘新
分享到: